第七回 子盜母青蚨盡散 弟如兄赤棒重施

  • A+
所屬分類:紅樓圓夢

  卻說薛姨媽席散回家,獨坐房中,忽見床前箱內露出衣角,因想前郡主所贈之物,除贖當三十余兩外,余銀俱鎖放在內。
  忙即開看,見全數已空,并幾件心愛玩物,一齊遺失。氣得發昏,因問寶蟾道:“我這里丟了幾兩銀子,你知道么?”寶蟾道:“你老只怕糊涂了。你老前番去拜客,還要我們大爺張羅錢贖當,大爺不肯,你還上氣。此刻怎么又有錢了?”薛母道:“你想,我房里又沒有外人,我這錢又新郡主給的,怎得丟了?”
  寶蟾道:“郡主不郡主,我知不道。你的錢鬼鬼祟祟藏著,干什么丟了?正是,太陽在屋子里呢,你老有好親眷,叫大班兒上查查就是了!”薛母道:“家賊難防,還查什么?”寶蟾道:“你說我是賊,你就是窩家了。我在你家熬得烏雞似的,還落得個賊名,我也不要命了!”一頭撞去,把薛母幾乎撞倒,幸得邢岫煙再三解勸,嘴里還是嘵嘵。薛母聽了又氣又恨,自此臥床不起。
  那薛蟠自同寶蟾偷了這宗東西,手頭松動,又去鬧賭。無如賈珍新疆回來,一改前非,賈璉又管事甚忙,只得王仁、邢大舅一干人賭了兩日,甚沒意興。賈蕓道:“聞得蔣琪官家古董鋪后也在開賭,何不去試試?”呆子欣然允諾。賈蕓又邀賈環同去,做了幾場輸贏。
  賈環忽想起襲人在那里,因說要見,琪官道:“三爺自家人有什么?但我這家里,要就這么叫他出來,不肯的,我有道理?!庇谑撬娜舜蚺茣r,琪官忽說要到忠順王府去,這里不便散局,請襲人代一代。襲人見是熟人,又系丈夫叫他暫代,便無可不可的坐下。琪官回來就同在一塊兒喝酒而散。
  那知忠順府三阿哥也是淘氣的,聞得蔣琪官家的肯出來陪酒,也要來賭,琪官忙加倍備辦下供給,請他來賭,說明現錢押梢:薛蟠是五十兩現銀;三阿哥是一個金鑲玉龍佩;賈蕓是兩只金蝦須鐲;賈環也有押物。算起帳來,因賈環善于偷張,只他大勝。琪官當著眾人將鐲、佩交代,又分了十來兩銀子。
  晚間入席。三阿哥執意要見襲人。襲人因他是琪官正主,只得裝得花紅柳綠出來,遞了一回酒,被三阿哥輕薄了一回,才散。
  隔了幾日,賈政朝回,忽報忠順府長官要見。賈政道:“忠順府是那年因寶玉事差人來了,久不往還,今日又打發人來怎么?請廳上坐!”彼此見了禮,長官道:“下官奉命而來,仍有一件事相求,敢煩老先生做主,不但王爺知情,即下官亦感謝不盡!”賈政忙陪笑道:“又有何見諭?”長官道:“就是前番到府上找著的那小旦琪官,那知他竟誘我們府里三阿哥去賭,同賭的都是尊府令親。三阿哥將一個御賜玉佩押著了,查究起來,說在令郎處。王爺特命走領,煩老先生轉達令郎,將玉佩發還,該錢若干隨后奉上?!闭f罷,忙打一拱。賈政笑道:“小兒原不妥當,如今有了部務,又在樞密,又要輪值書房,此刻尚未回家,那有工夫玩這個?所訪恐未必確?”長官道:“大人還道是郡馬爺么?說的又是一位小令郎,也行三的?!?br />   賈政忙喚賈環出來,問道:“你這奴才在家種種不妥,又弄出無法無天的事來,王府里三阿哥金枝玉葉何等樣人?你敢同賭,還留他賜物。我即刻捆你送官,究出同賭,一并處死!”長官道:“這倒不必,但請將賜物見還,便感恩不盡!至花賭一事,王爺因多是戚友,只將蔣琪送官加責,余者一概不究!”賈環見事已說真,默默無言。賈政又喝道:“玉佩究藏何處?”賈環只得說道:“在書房拜匣內?!辟Z政即刻叫賈璉取來。及取到看時,尚有蝦須鐲一對,賈璉認得是平兒之物,且拿來收起,先將玉佩送上,長官見了,便道謝起身。
  賈政此時氣得目定口呆,一面命賈環不許走動,回來再問,一面送長官出去?;貋硪化B連聲叫:“拿大棍來!拿繩捆著!”
  眾小廝只得齊聲答應,把賈環一如那年寶玉一樣,按在凳上,拿著大板,打了十來下。賈環自知不能討饒,只嗚嗚的哭。賈政喝令重打,又打了十來下。賈政嫌輕,一腳踢開小廝,拿了板子狠命的打了一二十下。恰好寶玉朝回,同賈璉上來乞恩,按賈環的小廝忙松手走開。賈環已氣弱聲嘶,動彈不得了。寶玉、賈璉請賈政息怒,且問他如何賭法?同賭何人?賈政道:“你問,你問!”二人下去問時,賈環喘著,并無一語,只得傳賈環跟班頭兒錢槐來問。錢槐到來,只有磕頭。賈璉道:“你這糊涂王八,還不直說,先打一百鞭子!”打到五十,錢槐碰響頭求饒,就將如何在蔣家花賭,如何偷張贏錢,如何叫他女人陪酒。說完了,賈政還要打,寶玉已請王夫人出來,一力護祝賈璉道:“這幾個小廝,斷饒不得,竟革了另挑罷!”
  賈政點頭,方一面命將賈環送入臥房,一面將錢槐等交賴大發落。
  那知內有個是王善家的孫子,就去求他祖母,并將金鐲系平兒之物都告訴了。王善家又添上些說話,求邢夫人。邢夫人因巧姐一事,很惡數平兒,便叫賈璉道:“這賭事甚小,何必累及下人!難道你們不賭的,倒是家里金飾贈與外人,這名聲兒很難聽呢!你也查查!”恰好平兒也來請安,賈璉便問:“我們這蝦須鐲在么?”平兒道:“給姑娘的,問姑娘就是了?!?br />   隨叫巧姐來問,巧姐也說:“有的?!毙戏蛉说溃骸叭绱?,去拿來瞧瞧!”巧姐不知就里,拿飾匣來開看時,不但不見了金鐲,連一切珠飾已失了好些。巧姐哭道:“這是怎么說?”邢夫人道:“怎么說,問你姨娘便了,給了人還裝沒事人!”平兒知話有因,也哭道:“我蒙二爺抬舉,在房里十幾年,從不干壞心的事,求太太說話還斟酌些?!毙戏蛉说溃骸笆俏也徽遄??璉兒把東西給他瞧,你是一頂綠帽子戴定了!”賈璉只得將鐲子拿出,道:“你去看,怎么說?”平兒氣得戰抖抖的道:“這撈什子早說給巧姐兒,怎么來派我?”邢夫人道:“就該打嘴,你還要栽姑娘么?”王善家的道:“平姑娘賴不去了,真贓現獲,把余的拿出來,再求太太開條生路正景,苦鬧就是自己尋死了!”平兒氣極了道:“要死就死,我死了饒那個?”
  說罷,就出來尋死,巧姐一面哭,一面趕拉。邢夫人道:“拉什么?拉到屯里去,再揀個小女婿不成!”正沒解交,幸虧探春、寶釵等聞信而來,把平兒、巧姐拉到園中去了。
  邢夫人吩咐賈璉道:“你就去問環兒,問定了,再容這淫婦在世,我斷不依!”賈璉只得答應著出來。問賈環也道:“這是平二嫂子贈蕓哥兒,蕓哥兒輸了暫押我處的?!辟Z璉聽了,氣得個發昏章第十一,就要去死問平兒,虧得寶玉擋住,道:“事不三思,必有后悔。這事必問準蕓兒再說,豈可冒昧?”
  時已二更,遂各散了。次早,賈璉忙去找蕓兒,偏因琪官案發,怕連累躲到外城卜世仁家里去了,一時不得便來。
  那時榮府中三三兩兩,有替平兒抱屈的,有為平兒趁愿的,紛紛不一。獨有柳五兒感念前情,必要救他,因他母親柳嫂子做了碗蓮葉羹去喂賈環。他從門口走過,聽得房里有人,便住了腳,只聽得彩云在那里再四盤問。賈環道:“那蝦須鐲,蕓兒告訴我,實是托小紅替墜兒借的。因昨晚王善家叫他孫子來說:‘大太太說,叫我認定平嫂子給蕓兒的,我便無事?!也胚@么說的?!辈试频溃骸把?!三爺,你虧告訴我。你想侄兒戲嬸子什么罪名?蕓哥兒肯認不肯認?老爺問起來,你又要受風霜。依我直說為是!”環哥點頭答應。柳家遂不去,回來對五兒說了。正想設法去問小紅,恰好小紅來探消息。五兒道:“小紅妹妹,你敢是打聽新聞來了?”小紅道:“我因聽得干連著二奶奶,故來問問?!蔽鍍旱溃骸安坏I二奶奶,連蕓二爺只怕都要沒命!”小紅呆了半晌道:“好姊姊,這是怎么說?”五兒道:“你想,侄兒戲嬸子什么罪名?老爺又最惡數這條,問準了還有命嗎?”小紅聽了流淚道:“姊姊,這鐲委是我和墜妹妹借來給蕓二爺的。今既鬧出事來,讓我竟去認了罪,省得帶累好人;就蕓哥兒也不至死?!蔽鍍捍笙驳溃骸懊妹萌羧绱?,包我們身上,不叫妹妹受委屈?!?br />   二人遂同到上房,恰好都在那里。五兒先向王夫人道:“小紅有話回太太?!毙〖t便跪上來,將前事說了一遍。邢夫人道:“既這么,環兒為什么說呢?”正說間,報道賈蕓找到。
  賈政走出中閣,賈璉帶賈蕓進來跪下,只有碰頭。賈政喝道:“你這該死孽障!你這鐲子,平嬸子幾時給你的?”蕓兒又碰頭道:“并不是平嬸子給的,實是托小紅向墜兒借的?!辟Z政便命叫賈環。不一會,兩人扶了環兒來到,跪都跪不住,只好趴著。賈政喝問:“你說,平嫂子贈鐲的話,那里來的?”賈環據實供出。賈政大怒,一面喝令二人暫退,一面請郡主出來,道:“家奴結黨誣主,罪在不赦!但是女人,我不便用刑。你又有御賜如意,可替我一辦?!?br />   郡主得了話,即命太監在綴錦閣設了公座,一面命四兒捧著御賜金如意,冉冉而來。到了閣下,望闕謝恩,然后入坐,叫太監排列刑具,聽候審問。叫小紅,小紅上來將上項事說了一遍。即叫墜兒,墜兒上來那里肯招?郡主叫拶起來,只得招了,問他贓在那里?又不肯說,又叫拶起,才供明寄在王善家那里??ぶ饕幻嫜簤媰喝テ疒E,一面命將王善家拿下。
  王善家恃著大太太陪房,直立不跪??ぶ鞔笈溃骸斑@是什么所塊,你敢放肆!”喝叫先打一百皮鞭。太監將他剝去衣裙,只留叉褲,拖翻在地,左右施刑,打得他亂滾求饒,哀聲不絕。打完后抓了頭發,背剪跪著,喝令速供。那知王善家的打昏了,倒將因晴雯攆逐墜兒,故與襲人設法將他害死先招出來。及問他陷害平兒等話,他又延挨不認,恰好芳官將搜出原贓一一檢點呈上,他料抵賴不過,只得認了;又拉大太太叫他這么說的??ぶ鞔笈?,重又掌嘴四十,把牙齒都打脫了幾個,方沒言語??ぶ髅浟斯┰~,送與二位太太請示發落。邢夫人此時無奈,說:“但憑郡主?!笨ぶ髅鼘⑼跎萍已褐淋饺仂粝?,裙褲重責四十板,打得王善家遍身干白的是肉,鮮紅的是血,青紫的是腫,黃黑的是泥,五色斑斕,倒像在染缸里爬出來的。
  限令調治十日,好后永罰在凈軍所當差。墜兒也打四十,即行配人。小紅姑念直供不諱,免責完結。后事如何,下回分解。

weinxin
微信公眾號
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

目前評論:2   其中:訪客  1   博主  1

    • dsl 0

      非常好我特特喜歡閱讀理解古典文學!

        • 名著君 Admin

          @dsl 常來網站看看